豆奶app破解版ios

   日头逐渐从山头下滑。

   一辆黑色轿车沿着山道直奔山顶的旭光台。

   会单手开车的方年瞄了眼陆薇语,道:“后排座位有吃的,帮我拿一点。”

   “不是恰go~i~huan~咩?”陆薇语讲了句半生不熟的棠梨方言。

   方年有些挠头:“‘吃过午饭’不是这么讲的。”

   接着补充道:“开几个小时车,有点累。”

   陆薇语‘哦哦~’的应着,解开安带,扭身用手够到了一袋零食。

   后排座椅上只有零食,随身物品放在酒店里。

   拿过零食,陆薇语没再系安带,低头看着塑料袋里的零食,嘴上问道:“想吃什么。

   有好几种辣条、薯片、棒棒糖、果干、威化饼干,你挑一样。”

   方年就笑:“一样怎么够,且得开几分钟呢,你一样样给我吃。”

   陆薇语从塑料袋中掏出一包果干,轻甩了下头发:“先尝尝这个芒果干。”

   少女迷人焕发魅惑韵味

   “啊~”

   “张嘴。”

   方年探头过来,尝了尝:“不太好吃,尝尝辣条。”

   陆薇语哦一声。

   边吃边说,很快就到了旭光台。

   下车后,陆薇语主动提溜着零食袋,方年则去拿了相机等,一同走往旭光台的观景平台。

   “呼~”

   方年松了口气。

   陆薇语也跟着舒了口气:“冬天,还有这个景色,很不错呀。”

   安静站了一两分钟。

   陆薇语道:“要拍几张照片吗?”

   “你呢?”方年拿出相机,“要留影吗?”

   陆薇语想了想,然后摇头:“不了,把风景留下就好了。”

   方年站在不同的角度,趁着落日,一连拍了一沓照片。

   接着方年把相机给了陆薇语,自己席地而坐。

   一个人吃起了零食。

   陆薇语正按照自己的想法拍着风景,冷不丁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回头看见方年朝着落日席地而坐,一个人吃得正开心。

   “别吃完了,给我留点啊!”

   见方年又掏出一袋辣条,陆薇语急了:“喂,留一点给我啦!”

   “你快点拍完嘛。”

   “我!”陆薇语鼻子都皱了起来。

   方年就招了招手,笑眯眯的道:“你要的角度我都帮你拍好了,来,过来坐。”

   陆薇语愣了下,咬咬牙,最后一跺脚,依言坐了过来。

   方年挤出一根辣条:“张嘴。”

   陆薇语张嘴叼住辣条,眉眼轻翘,脸色愉悦起来:“啊~”

   见状,方年便轻轻放入一片薯片。

   两人并排席地而坐,多数时候是看着天空,看着逐渐变得黄晕起来的落日余晖。

   “想想,这么久了,你还是第一次喂我吃东西,刚才都是我坐在副驾驶给你投食。”

   陆薇语皱着鼻子轻哼道。

   方年就笑:“我腾不出手的吗。”

   陆薇语哼了声:“那这次回申城以后,换我开车,反正我也有驾照!”

   她的驾照是今年上半年考的,只不过考完以后都没怎么摸过车。

   自觉驾驶技术不太好,所以一直不敢开辉腾。

   “行。”

   果然,方年一点头,陆薇语自己就怂了:“还是算了,等以后吧。”

   申城道路上车多人多,她也是没办法。

   “张嘴。”方年又说。

   陆薇语脸色立马就高兴起来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坐在山顶上看落日,感觉还是有不同的。

   或许是陪同的人不一样,又或许是身边的风景不同。

   总之,方年跟陆薇语心中都想起了那句诗。

   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   “看着暮色一点点蚕食太阳,莫名有一种残酷的美感。”

   陆薇语忽然感慨一句。

   “难怪会有那么多诗人喜欢描述夕阳。”

   方年想了想,笑道:“其实可以换个角度想,暮色笼罩大地,太阳积蓄力量,用整个夜晚的时间,去一点点的冲破黑暗。”

   陆薇语啧啧称奇:“不愧是方大作家。”

   当落日的最后一点余晖也被暮色覆盖时,方年拍拍屁股站起身来。

   此刻。

   天色将暗未暗。

   山林间一片寂静。

   在2010年1月1日这天,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,整个旭光台甚至只有方年跟陆薇语。

   方年顺手拉着陆薇语站了起来。

   “下山吧?”

   方年笑笑,语气平静道:“小语,你觉不觉得按照我刚才的说法,现在这一刻,正是最美好的时候,一切力量积蓄的起点?”

   陆薇语不明所以,但仔细想想,最后点点头:“好像是的,现在这一刻,刚刚好是暮色被太阳冲破的起点。”

   方年望向侧身的陆薇语,语气温和道:“陆薇语,我发现,我真的认识你很久了。”

   “可能,有好多好多年了。”

   “有时候,我也会以为自己在做梦。”

   “不管是梦里,还是不在梦里,有你在的地方,我才会更加心安。”

   陆薇语目光眨动频率变快了。

   她微微张着嘴,望着方年的眼睛,能清晰的看到里面只有自己的倒影。

   方年眼角轻翘,望向陆薇语,语气平静的就是在叙述一件最确定的事情。

   “陆薇语,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,久到我自己已经认为,这是一件无需言语、是一件清澈见底的事情。”

   “你知道吗,我是突然发觉的,我最大的遗憾,就是我意识到你的遗憾会与我有关。”

   “我不知道,你对我的喜欢有多少,但我知道。”

   “我爱你。”

   “是我从没有过任何犹豫的事情。”

   陆薇语睫毛轻轻颤动起来,她看着这个目光里是自己的男孩子;

   感受到自己汹涌、又安宁的矛盾内心世界。

   有一堆的话,卡在心里,说不出来。

   好片刻后,陆薇语忽然说了句:“我记得你说过,要浪漫的。”

   “可是,连花都没有喔~”

   说完以后,陆薇语眼睛飞快的眨动着,不好意思的神情还没爬上来,就见方年从他的长款棉服口袋中掏出一朵纯白色的玫瑰花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陆薇语双手捂住了嘴。

   目光微闪微闪的:“你,你,你,你什么时候准备的,从昨天下午我们一直在一起。”

   方年笑而不语,将这一束白色玫瑰送给了陆薇语。

   陆薇语才接过花,下意识的惊呼出声:“啊~”

   她。

   被方年伸手带入了怀里。

   方年低头看向这个尽管眉眼眨动,但目光里依旧是自己的女孩,第一次主动亲了上去。

   “啵~”

   唇轻轻触碰,即分。

   陆薇语瞳孔放大,整个人僵住了。

   “我,我我我我……”

   方年没给陆薇语再次说话的机会,轻轻咬住了陆薇语的嘴唇。

   未几,方年忽然一把将陆薇语抱起来跨坐在自己腰上:“辣条的味道怎么样。”

   反应过来的陆薇语翻了个白眼:“你就是故意的,让我的初吻一股辣条味!”

   “啧啧~你不知道亲了我多少次,还初吻?”方年故意调侃道。

   陆薇语轻哼一声:“我觉得你是故意的。”

   “对啊,我就是故意亲你的。”方年嬉皮笑脸道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方年就这么抱着陆薇语离开了旭光台的观景平台。

   陆薇语啧啧称奇道:“我还从来没有这么高过,起码得有两米吧。”

   “你别感觉有高原反应就行。”方年笑呵呵的道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回到车上后,陆薇语主动伸手拉住方年的右手。

   方年启车回往山下……

   …………

   …………

   是夜。

   莫干山庄的豪华型房间里。

   陆薇语站在房间中,呼吸忽然变得紊乱起来。

   语气紧张的道:“那……那个……方,方年。”

   方年回头看到陆薇语有些害怕的情况,笑着捏了捏陆薇语的脸:“我懂。”

   “放心。”

   陆薇语这次松了口气:“我,我不是……”

   方年懒得说话,用嘴将陆薇语的话堵了回去:“我懂。”

   “时间不早了,你先去洗漱吧。”

   陆薇语下意识的点着头。

   方年又补充一句:“洗漱用品都准备了双份的,洗澡的话,记得把自己的贴身衣物拿出来,要不然又害羞。”

   陆薇语丢了方年一拳:“要死啊!”

   上次她的贴身衣物遗忘在了浴室,她着急了起码十分钟。

   临进浴室前,陆薇语忽然回头:“我就不拿出来!”

   “略略略~”

   方年:“你果然是吃可爱多长大的。”

   陆薇语还真就不是嘴上说说,她洗完澡出来,又忘了拿。

   这次她很直接的道:“方年,你洗完记得把我的衣服也带出来。”

   …………

   夜深,房间内的大灯都熄灭了,只有夜灯亮着。

   一张大床上,陆薇语跟方年并排躺着。

   片刻后,陆薇语主动缩进了方年的怀里。

   “你别动了!”

   方年忽然开口。

   陆薇语:“啊?”

   接着反应过来,白皙的脸蛋上忽然爬满了红晕。

   想跑又被方年抱了回来。

   “躺好,睡觉……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“想什么呢?”

   “没,你别抱着我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藏得还挺深。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“没什么。”

   “色狼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你……你是不是想知道多大。”

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“啊?”

   “我想想啊,三十二加C吧。”

   “色鬼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方年笑了声,呼吸逐渐平缓下去,语气温柔的道:“睡吧,我知道你这样睡着,会比较安稳。”

   “嗯。”陆薇语嗯了声,闭上了眼睛。

   是的。

   只要躺在方年的怀里,她的睡眠质量都会很好。

   事实上,方年也是如此。

   一夜无话。

   次日清晨,陆薇语刚醒来,一抬头就迎向了方年的目光。

   “天冷,今天多躺一会吧。”

   “哦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这一躺就躺到了十点钟。

   洗漱完之后,方年正经道:“我建议这一两年内,你不要睡我床上了。”

   陆薇语笑了:“这句话可是你说的。”

   方年摊开手,无语道:“你有点同理心吧!”

   陆薇语笑得更欢了:“该!”

   “让你自作聪明,订一间房还订单床!”

   方年边点头,边叹气:“是是是,我高估了我自己。”

   看着方年又点头,又丧气的样子,陆薇语噗嗤一声笑了。

   她想。

   这就是自己要的爱情。

   她想。

   这是自己二十年不谈恋爱的期盼。

   ======

   破碗求订阅月票!

   PS:这一章看了五六部电影才写出来,属实有点为难目前是个单身狗的破碗了。


© 2022 抖阴app | Design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