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门看a片直播的软件

   问心殿外。

   秋意早已过去,墨云像一团团破絮悬在药族上空,冷风“呼呼”地扫着满地的枯叶,显得格外凄冷。

   药灵子的伤势早已康复,虽然还比较虚弱,但却坚持站在寒风中,死死盯着问心殿外墙上第三层的三个符文,眼神很复杂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三长老站在一棵大树下,也看着那三个符文,脸上是浓浓的不甘。

   虽然只有左边那个符文有一个亮点,而中间和右边的符文一直都没有光点亮起,说明萧炎既没有受困也没有殒落,但在萧炎进入第三层的这一个月时间里,药族族长的眉头始终都皱着,深深地皱着,眉间就如黄土高原上那一层层沟壑,怎么也拂不平。

   甄妮丰挺地站着,神色一如既往地坚毅,在这瑟瑟秋风中显出一种别样的妩媚。

   不爱说话的南尔明现在像极了一座雕塑,一个月来几乎就没变动过姿势,他站在那里,眼中只有那三个符文。而紫影却不停地扑闪扑闪着双眼,两片红唇早就抿紧得快要分不开彼此。

   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中间或右边的符文会不会有光点亮起,也没有人知道问心殿的大门处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一道人影,大家每一秒都紧张忐忑,心就像被人用手死死攥着一般。

   但是,除了等,还是只有等。

   一阵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传来,问心殿沉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。望眼欲穿的那道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里。除了药灵子与三长老,几乎每一个人的心在这一刻都落了下来,没有欢呼。只有汇成了一道的呼气声——“呼——”

   药族族长右手揉了揉眼睛,确定不是眼花之后,那抚着胡须的左手一个激动,居然扯下了好几根胡须,虽然痛得一个哆嗦,但脸上露出的却是舒心至极的笑。

   甄妮的娇躯无法自禁地颤抖起来,泪花在眼眶中不停地打着滚。最终顺着面颊扑簌流下。

   泪染露痕

   这一刻,雕塑一般的南尔明动了,在阳光的辉映下。他那张英俊得一塌糊涂的脸上绽开了笑容。

   紫影直接跳跃了起来,挥舞着双手向萧炎激动不已地招手,一身紫衣在空中晃动出一团紫色的火焰。

   大树下的三长老眼瞳猛地一缩,随即惨笑一声。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。身躯摇晃着眼看就要摔倒。药灵子快步上前扶住三长老,抬头望向那道身影,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将头低下。

   站在问心殿大门处,左手遮眉虚眯着眼适应了阳光的刺眼后,萧炎轻轻地嘘了一口气,一团白雾裹着一份温暖袅袅升空,在半空中氤氲、伸展、消散。

   “重新见到光明的感觉真好。”狠狠地吸了几大口久违的清新空气。萧炎才喃喃自语着放下手睁开眼,与众人的目光接触在一起。汇成一片欢喜。

   身形微微一动,萧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落在药族族长面前,没有说话,只是深深一拜。

   这一拜,是衷心感谢师祖给自己的这个机遇。

   “哈哈,很好很好,老夫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。”感受到萧炎的灵魂之力明显有了提升,药族族长笑得很欣慰也很得意,得意到就连想问萧炎的话都忘记了。

   拜过师祖,萧炎直起身躯,眼光越过人群,急切地落在甄妮身上。

   尚未散去的泪花朦胧了甄妮的双眸,为了不让自己失控,她唯有微笑着,颔不断地回应萧炎的目光,看起来反而像是众人中最淡定的一个。


© 2022 抖阴app | Design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