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小视频入口破解版

Posted by in 未分类

() 深夜,有黑影飞速闪进河东村。在大宅院附近匆匆与追风对接,追风毫不犹豫。飞跃到主卧室门外,轻轻的敲了敲窗户。

床上的何瑶已经睡熟了,林钊则警醒的很。立刻就起床披衣走了出去,听追风耳语了几句后。他点点头,低声吩咐了一句,默默又回了房间。

床榻上的何瑶睡的正香,她肚子现在开始变大了。仰躺不舒服,就总是侧着睡。而且自从怀孕,睡眠比以前更死。林钊夜里起个床做个什么事?她完都察觉不到。

轻轻上床,伸手摸了摸何瑶的肚子。隐隐约约的,林钊感觉到何瑶的肚皮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,虽然动作很轻柔,可是感觉很明显。

真是个调皮的宝宝呢,居然这么晚还不睡。

微微笑了笑,他侧身将何瑶慢慢的拥入怀中。贴着她的背,用手感受着她肚皮内的胎动,安心的再次进入梦乡。

翌日天亮,大宅院里一早就有人起来忙活了。

因着小花要控制何瑶饮食,林钊今天就没有早起做饭。在床上一直陪着何瑶,直到她醒来。

“耶,夫君,你今天也赖床啦!”睁眼就看到丈夫在眼前,何瑶第一反应竟然是对方赖床。

“是啊!为夫也想赖床了,赖床可真舒服。”林钊微笑了笑,看向她:“从今天起,你就吃不到为夫烧的饭菜了,有没有觉得惋惜?”

何瑶摇摇头,抬手抱住他的脖子:“反正以后夫君还会烧的,现在嘛,为了人家和宝宝的健康,就允许夫君偷懒啦!”

“好了,不早了,该起床了。”

张颖清爽的初秋时光

一个晨间吻落在何瑶的额头后,林钊拿起衣衫,温柔的伺候她穿衣洗漱。

夫妻俩才收拾干净出门,准备吃早饭呢。就看见流云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苦着一张脸直奔正在水井边忙碌的小雀。厉声质问:“小雀姑娘,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?”

何瑶仔细一看,流云昨天被针扎过的那只手,竟然控制不住的微微再抖。

小草正撕着手里的肉片喂狗,见状饶有介事的点点头:“我就说吧,你今天还要来找我师姐诊治的。”

小雀倒不紧不慢的在洗菜,没有第一时间回答。

流云气的脸都快皱了起来,气愤道:“小雀姑娘,我敬你是药君的弟子。对你敬重有加,你怎么能暗害我呢?”

“我没有暗害你呀!”小雀回头看着流云。眼眸清亮似水,翻起层层涟漪。隐着底下的狡黠:“我只是用一针把你内腑的病气引到手臂之上,让它早点发做出来,方便医治。”

“我没有病。”流云直到现在都没觉得自己哪里有病了,认为就是被对方做了手脚。被气的直咬牙。若非对方是女子,他都想挥拳头让对方好看了。

“咦,你是病患,又不是医者,哪里知道自己有病没病啊!”小雀说着就上前扯过了流云的袖子,一把抓向他那只颤抖的手腕。

流云挣了下,对小雀怒目相视,不让她碰。

小雀抓不住流云,立刻求助何瑶:“夫人您看啊,他不肯让我诊治呢。”

他是怕你做手脚啊!

何瑶看的摇摇头,开口劝流云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流云,你就让小雀再帮你看看呗。”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樱桃小视频入口破解版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