操逼免费视频软件

Posted by in 未分类

♂? ,,

,最快更新boss大人,心尖宠最新章节!

坐在私人飞机里,郁小北摇晃着双腿,时不时地看一眼窗外的风景,蓝天白云,好不快活。在别墅里憋了近半个月了,她总算可以出来透透气了。

瞥一眼对面的男人,郁小北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安排他带她出来玩,难道是因为他特别闲?见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,郁小北踢踢他的鞋,问:“怎么每天都这么悠闲?”歪着头,看他疑惑的样子,她补充道,“我看苏夜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,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公司的时候,他连坐车的时间都不放过,一个劲儿地看文件,打资料,真是辛苦。”

苏莫口气生硬地说:“他是大总裁,当然忙。我不过是酒吧里的甩手老板,当然闲。”见她了然的表情,他忍不住问,“该不会是心疼他了吧?”

扔了颗葡萄到嘴里,郁小北咀嚼着甘甜,斜眼打量他的表情,吐出白色的葡萄籽,这才慢悠悠地说:“是啊,这么忙,连晚饭都来不及吃呐,上次我给他做的菜他居然呼哧呼哧吃完了。”

对面的男人瞬间僵住,不可置信地问:“做菜?!”

她故作小白状地点头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苏莫不吭声,侧头看向窗外,唇绷得紧紧的,放在把手上的手指一用力,愣是在把手上戳出几个洞来。

飞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,夕阳下的爱琴海折射出柔和的橙色光芒,白色的建筑物也被洒上一层金黄。海滩上,坐满了度假的游人。

郁小北吸着拖鞋就往海边跑,苏莫不得不紧跟上前,不过,他一袭白衣将自己裹得紧紧的,同这里格格不入。

郁小北戳戳他的肩膀,提醒道:“还是换上风情沙滩裤吧。”他一低头,她脸上的狡黠表情被看进眼里,苏莫拉着她想往回走,却被甩开,郁小北一个箭步冲到了海里,清凉的海水在她脚底缠绕,舒服得让人想尖叫。

纯白林笑媚的居家时分

苏莫看着自己的黑色皮靴,只得回旅店换一身装扮。

站在镜子前,他褪下长袖白衣,一具布满伤疤的身体出现在镜中。新伤旧伤纵横交错在他健硕的身躯上,苍白却宽厚的胸膛,胳膊上结实的肌肉,还有小腹上突显的肌肉,无一不在告诉人们一个事实——这是一个身材顶级棒的男人。

伸手摸上肌肤上的伤疤,那仿佛一个个的徽章,告示人们他打了多少场胜仗。

想了想,还是套上了带袖的白色衬衫,他不想让她见到这些丑陋的伤疤。索性腿上没有伤痕,不然他还真不能穿上她指定的风情短裤了。

白色手套静静地躺在床头,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双手,苏莫伸手想去拿,可是——她一定会觉得失望。

转过身,苏莫开门出去了,白色手套静静地躺在角落里,依旧纯白无暇。

走到海滩边,金色面具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,暴露在外的健硕的肌肉立刻招来了外国美女。

一个美国金发女郎走了过来,粉红色性感的比基尼突显出她完美的身段,拦着苏莫的去路,那美女绽开迷人的微笑:“hello,guy!”

苏莫皱眉,不想理会她,那美女以为他听不懂英文,于是开口,用法语、德语、俄语、西班牙语分别打了声招呼,却还是见他无动于衷地站在那儿。

美女有些泄气,以她的相貌和身段,想要和她搭讪的男人不计其数,怎么这个男人就不上钩?真是语言不通吗?还是——

她上下打量他,露出了解的笑:“isee,yay!”

苏莫额角的青筋跳了跳,该死的女人,居然说他是同性!

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扑了上来,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,洁白的手上却沾满了细沙。郁小北耀武扬威地对着那金发美女宣布:“hey!he’sne!”

金发美女一见是个中国女人,黑白分明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住她,她用蹩脚的书说:“好吧,再见。”临走前,眼睛留地在他身上扫过,随手拂起长发,摆出诱人的姿势,冲他眨眨眼,留下一抹火辣的背影。

郁小北不乐意了,一脚踩上去,苏莫吃痛地转过脸来:“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和美女搭讪!”郁小北不满地冲他嚷嚷,脚踩在他的脚背上,一时间还不打算收回来。

苏莫被她的行为逗笑,她到底是哪只眼睛看见他和别人搭讪?

“走吧,不是要去海里玩儿吗?”苏莫岔开话题,抽出脚,示意她往海边走。

郁小北想起自己堆了一半的城堡,也顾不得追究他的责任,快步向海边跑去。

可是,当她赶回方才堆城堡的地方,立刻傻眼了。

她的城堡呢?怎么变成了一堆散沙?

“怎么了?”苏莫见她一副丢了钱的表情,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只瞧见一堆散沙,还有两个拿着玩具铲的小男孩。

郁小北哀怨地看了看那两个可爱的孩子,认命地说:“我堆的城堡没了。”

苏莫眼角抽搐,她究竟多大了?

找了处空地,苏莫蹲下身子,开始刨沙,柔软的细沙在他指尖流泻,他那样认真,仿佛手里捧着的不是沙,操逼免费视频软件而是珍宝。

他的手指仿佛施了魔法般,很快就塑起了一座精致的城堡,郁小北托着下巴蹲在一旁,面颊上粘上了细细的沙子。

她由衷地说:“做得真好。”

拍了拍手上的沙子,苏莫起身,指着自己的杰作说:“送的。”

郁小北指着城堡上的小人儿说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是。”他瞥一眼,回答。

郁小北皱起眉:“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城堡上?”

“喏。”他蹲下身指了指藏在后面那个不起眼的小人儿,“这个是我,我就在身后看着。”他顿了顿,补充道,“如果有什么危险,我就会赶来。”

郁小北愣愣地看着身边的男人,辨别不出他此刻的话究竟是真心的,还是——因为她的身份。

苏莫走到海里,将手上的沙子洗净,又回身抹去她面颊上的细沙,凉凉的海水被他温暖的手烘得热热的,郁小北乖乖地站在原地,海水在脚底调皮地游走。

“好了。”清理好她的面颊,苏莫放下手,指着夕阳下的大海,对身边的女人说,“不打算游泳吗?”

“当然要游。”郁小北扔下身上薄薄的一层白色披肩,里面的蓝色泳衣露了出来,白色的爱心花纹印在泳衣上,小巧的裙摆缀满了波浪形的花边。

她指着不远处的红色水球,挑衅地对身边的男人说:“我们来比一比谁先到达那里。”

苏莫挑眉,显然不满意她对他的轻视,褪下鞋,他往海深处走去,郁小北瞪着他,惊道:“喂!怎么不脱衣服?”

他回头,给她一个无赖的笑容:“怎么,这么想看我的身体?”

郁小北的脸“腾”地涨红,说话也有些结巴:“在胡说些什么,谁游泳不脱衣服啊?”

苏莫不想她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疤,于是做出预备的姿势,提醒道:“再不过来,我就先游走了,到时候输了可别哭鼻子。”

郁小北怕他耍赖,赶紧走过去,摆好姿势,蓄势待发:“预备——开始!”

话音一落,两人都奋力往前游去,翻腾的海水在周身回荡,郁小北一边游一边观察着身边的男人,白色衬衫被海水浸湿,布料紧紧贴在他的肌肤上。

郁小北一个走神,对方就游到前面去了,她咬咬牙,恨恨道:“可恶!居然使用美男计!”

结果,当然是苏莫先抵达了终点,把玩着红色的水球,他怡然自得地看着气喘吁吁游来的女人,将水球抛给她:“太慢了。”

郁小北一扬胳膊,水球狠狠地砸到苏莫的胸膛上,借口道:“明明是使了美男计。”

苏莫一愣,银色长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面颊上,指着脸上的金色面具,他无奈地说:“我带着面具,怎么使美男计?”

郁小北自知理亏,便也不再吱声,看着海面上漂浮的银色头发,她伸手去捉,柔软的发丝像是深海里游动的鱼,她动容地说:“的头发,真美。”

输了的人自然是不敢提起输了的代价,于是赢了的人挑眉问:“我赢了,不打算做些什么吗?”

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她:“说吧,我愿赌服输。”

苏莫想了想,却没有立刻要求她做什么,于是将权利保留:“这样吧,等我想好了再说,不过到时候不许耍赖说什么忘记了之类的。”

她翻了翻白眼:“拜托,我是这么无赖的人吗?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怕她滑进海里去,伸手将他护在胸前,触到她背部光滑的肌肤,苏莫不自在地说,“我们回去吧,待会儿天黑了容易出事。”

拽住他单薄的衣襟,郁小北抬头看向他,他身后的落日将余晖洒在他身上,逆光中的脸上透着柔和的表情,她记得自己第一次瞧见他的时候,脸上透出的是不耐烦,此时此刻,她恍然惊觉他的转变,她一直在猜测,这个男人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自己,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。